在杨晨1998年夏天正式成为法兰克福的一员后,他除了要第一次接触欧洲高水平联赛,以及法兰克福这样一家老牌俱乐部的管理方式之外,同时还不可避免要和当地的媒体打交道,尽管杨晨的德语还并不过关。《足球周刊》找到了跟踪报道法兰克福俱乐部已经有15个年头的《法兰克福评论报》资深记者基施施泰因,请他谈谈当年对于杨晨闯荡德甲的印象。

2008年9月9日,德甲法兰克福俱乐部赞助商,德国法兰克福机场集团董事长博纳博士于下午两点在陕西省体育场会见了我国足球明星杨晨。面对曾经带给他辉煌职业生涯也带来过心灵伤害的老东家,杨晨用中国君子特有的“相逢一笑泯恩仇”回报法兰克福俱乐部

在杨晨1998年夏天正式成为法兰克福的一员后,他除了要第一次接触欧洲高水平联赛,以及法兰克福这样一家老牌俱乐部的管理方式之外,同时还不可避免要和当地的媒体打交道,尽管杨晨的德语还并不过关。《足球周刊》找到了跟踪报道法兰克福俱乐部已经有15个年头的《法兰克福评论报》资深记者基施施泰因,请他谈谈当年对于杨晨闯荡德甲的印象。

基施施泰因坦言在杨晨刚到法兰克福的时候,对于他毫无了解,“之前在距离法兰克福并不远的达姆施塔特,有一位叫古广明的中国人效力了五个赛季,我们对他的评价都不错,因此对杨晨也有期待。”杨晨一亮相,就让基施施泰因感到了他的速度、射门的力量以及出色的技术,“我们都知道中国足球的水平不是那么高,但是杨晨总是非常努力地去争取自己的机会。”

杨晨能够从第一轮对杜伊斯堡的比赛就打上主力,这出乎基施施泰因的意料,但是他也承认,综合1998年夏天法兰克福联赛前的训练情况,却又是在情理之中的。但是在当时法兰克福记者们的眼中,杨晨的一大问题在于战术上很难去融入法兰克福队,这一点基施施泰因的批评并不客气,“我们在记者席上总是会开玩笑说,越位位置就是杨晨的第二个家,因为他太经常落入越位陷阱,这就像是一名还没有成熟的青少年球员。我相信这是他在中国就存在的问题,而且直到他离开法兰克福时也没能很好解决。也许如果杨晨再早两年来德甲效果会更好一些。”如今,中国球员已经给德国记者留下这样的印象,那就是战术水平很低,与后来稻本润一等日本球员相比差了很多。

对于基施施泰因这样的记者来说,最痛苦的事也许是杨晨德语不灵光,很难去跟他真正交流,“记得当初法兰克福有一家语言学校愿意免费给杨晨提供德语课,条件只是俱乐部可以宣传一下这家学校,但是最终却被拒绝,而是只给杨晨找了翻译。可问题在于翻译的德语说得很不错,但我们在采访时却可以明确感到,他对于足球术语太不了解。”

基施施泰因因此将杨晨和现在为法兰克福效力却并不得志的巴西人卡约相提并论,认为两个人都没有真正融入球队和当地的生活,“说实在的,我都曾经为杨晨发愁过,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每天几个小时的训练之外到底都能干些什么?而且在训练场上很多教练的指令他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杨晨是一个很好的小伙子,他总是非常友好,而且比较简单,可就是有些过于害羞和内敛。”

马加特在接受《足球周刊》专访时,曾经将杨晨迟迟没能在法兰克福和德国足坛真正站稳脚跟的一个重要原因,归结到是法兰克福俱乐部的自身原因,对此基施施泰因也同意这样的看法,“法兰克福是一家财力不济的中小俱乐部,因此会经常引进一些价格便宜的球员,杨晨也是其中一个。但是换一个角度说,这家俱乐部的人员流动也会非常大,不会给杨晨太多的耐心。”在基施施泰因看来,后来杨晨在马加特手下失宠也并不奇怪,“因为杨晨的特点更适合在防守反击的球队发挥,马加特则是在强调攻势足球,杨晨缺少了跑动的空间。”

不过总的来说,杨晨在法兰克福效力的日子,还是让当地的记者至今都会津津乐道,这也让他们有机会对于中国足球留下初步的印象。杨晨给法兰克福人留下的不仅仅是21个精彩的进球,更有很多美好的回忆。比如无论是基施施泰因,还是《法兰克福汇报》的霍雷尼,都会特意提到1998-99赛季法兰克福最后一轮对凯泽斯劳滕的那场以5比1收场的保级大战。

霍雷尼告诉《足球周刊》:“那真是疯狂的一周,因为周三我刚在诺坎普见证了曼联在冠军杯决赛对拜仁的疯狂逆转,又在周六来到现场观看了法兰克福在下半时不可思议的大胜,而杨晨的进球恰恰带动了法兰克福的狂胜,彻底摧毁了对手的信心,他和施奈德之间的配合更是让人拍案叫绝,我相信那是杨晨在德国最美妙的时刻。”

霍雷尼所不知道的,是那场比赛不仅在法兰克福,在整个德国足坛,甚至在中国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目前还在柏林赫塔业余队闯荡的北京男孩许湛当时虽然还不到10岁,但是同样对于那场比赛记忆犹新,“我妈妈那天就跟我说,也许以后你也能有机会踢德甲呢!”尽管许湛现在的留德生涯并不顺利,何时能够踢上德甲也不乐观,但是也正因为有杨晨这样的榜样,中国足球的发展,中国球员的留洋之路才能够有一个更加明确的方向。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