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聊聊大航海时代崛起的两个国家—西班牙和葡萄牙。这两个国家在地理上属欧洲的边缘,人口不多,地方不大,但是在十六世纪,那是生机也勃勃,野心也勃勃。它们通过大航海,打通了东西方海上交通线,开拓出南北美洲两个大陆,把全世界联为一体,创造出两个庞大的帝国。

早在18世纪英国成为日不落国前,西葡两国就已在海上称霸,但为何走向一蹶不振呢?

想想真是不可思议。要知道,十五世纪时的葡萄牙,人口只有一百万左右,本身也没有什么重要资源。经过大航海,葡萄牙却演变成庞大的帝国,版图从南美的巴西,一直到东南亚的印度尼西亚,称霸印度洋,一度垄断了全球的香料贸易。

西班牙的国力比葡萄牙大得多,虽然起步稍晚,但帝国的成就比葡萄牙还要大。这就要说到两个人,科尔特斯和皮萨罗,他们只率领少数部队,就横扫中美洲和南美洲,征服了人口数百万的印第安人国家,简直是奇迹。巴西以外的整个拉丁美洲,都成为西班牙的殖民地,西班牙语和天主教文化传播到整个大陆。

可是,我们中国人有句俗话说“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倒炕”。没过多长时间,这两个国家就被后起的英荷法德等国家超过。到了今天,西班牙、葡萄牙顶多也就算欧洲的二、三流国家。

先说葡萄牙,它的问题比较简单,就是国家太小,人口太少。虽然建立起了横跨几大洲的帝国,但毕竟力不从心。小小的葡萄牙必须同时向东方、美洲和非洲派遣兵力,控制地盘。即使是几千人的伤亡,对葡萄牙来说也是重大损失。

比如一五一四年,葡萄牙人在北非的据点被阿拉伯人攻陷,全城居民几乎被杀光。葡萄牙就只好放弃北非,这是葡萄牙帝国衰落的开始,到一五七八年,葡萄牙国王塞巴斯蒂安还想最后搏一下,举全国之力组成十几万人的大军进攻摩洛哥。结果惨败,一半军队丧生,国王本人也阵亡。葡萄牙从此元气大伤。

一七五五年,里斯本大地震对葡萄牙的国力也是重大打击。地震之后的火灾把里斯本全城烧毁,死亡人数高达十万人。葡萄牙著名航海家达伽马的详细航海记录,就是在这次火灾中被烧掉的。葡萄牙帝国从此一蹶不振,相比起来,西班牙帝国的衰落就更值得分析。因为西班牙的国力比葡萄牙大得多,不是几次小灾难就能打击的,一定另有原因。现在看,大概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在征服美洲殖民地的过程中,传播天主教是西班牙人的主要动力之一。宗教的狂热让西班牙人干劲十足,不怕艰难险阻,建成了庞大的帝国。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西班牙人更加坚持狂热的信仰。十五世纪以后,“宗教裁判所”在西欧其他国家趋于衰弱,但在西班牙却不断强化,各大城市纷纷建立宗教法庭。西班牙统治者把“异端”,当成自己最重要的任务。

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活活烧死三万五千人,受酷刑和服苦役超过三十万人,被流放的更是高达五百万人。整个西班牙国家都陷入宗教狂热不能自拔,国家、社会因此付出了巨大代价。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对财富的处理方式。西班牙人征服美洲的另一个重要动力,就是掠夺金银。他们也确实从美洲得到了大量的金银,整个殖民地期间,西班牙从美洲掠夺走了二百五十万公斤黄金和一亿公斤白银。这么多钱,得来又这么容易,简直就是打开水龙头,直接拿桶接着就可以了。比如一五一五年,当时西班牙在牙买加的总督,连总督也不干了,抛弃牙买加也要跑到大陆上去挖金子。

那后果是什么呢?就是和直接获取金银相比,任何生产活动都太艰苦、太漫长了。有了金银的西班牙人,就有大量的消费需求,但本国生产根本无法满足,怎么办?

两个办法,第一是引进劳工,第二是进口,当时在西班牙国内,从事生产劳动的往往都是外国人。大部分的木匠、泥瓦匠、石匠、制绳工,都是法国人;经营食品、羊毛、铁器的,是热那亚人。十七世纪中期,仅马德里就有四万外国工匠,西班牙本国人宁可受穷,也不愿意劳动。就算工作,他们也要找轻松的行业,满足于少干活就能糊口的生活方式。于是,在西班牙、葡萄牙滋生出一种被称为“伊比利亚文化”的观念。

这种观念热衷享乐、鄙视生产、歧视劳动者,追求奢华、追求娱乐,从根本上讲是一种反生产的文化形态。前几年,巴西中央银行行长还慨叹说:我们(指巴西人)恐怕很难摆脱伊比利亚文化的影响,还有一个,就是财富效应的红杏出墙。刚才说到西班牙人满足自己消费还有一个途径,就是进口。从哪儿进口?从当时手工业比较发达的荷兰和英国。

一六七五年,一位西班牙人得意地夸耀说:“让伦敦满意地生产纤维吧,让荷兰满意地生产条纹布吧,让佛罗伦斯满意地生产衣服吧,让西印度群岛生产海狸皮吧……马德里是所有议会的女王,整个世界服侍她,而她不必为任何人服务。”结果,荷兰、英国的手工工场迅速兴旺起来。西班牙人从美洲弄来的大量金银,但只是过路财神,荷兰、英国却成了最终的受益者。它们的生产发展起来,在生产的推动下,英荷两国的政治持续改良,最终成为真正的强国,后来居上,财富这个东西,其实是有两副面孔的。来自美洲的金银,在西班牙只是用来消费的金钱。但是在英国和荷兰呢?财富转化为投资,成为发展生产所需的资本。

当财富只是金钱的时候,消费完了就完了,什么也没有留下。而当财富是资本的时候,它就像血液一样,在整个社会的体内流转。不仅生产出新的财富,而且还养活了大量的人口。不仅养活大量的人口,还让这些人参与广泛的协作,建构起有活力的社会组织。不仅有广泛的协作,还在为整个社会积累知识和制度环境,最后才是国强民富。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